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日月装进烟斗

新年来了,你的光临将注定你今后长期幸福,万事如意!!

 
 
 

日志

 
 

武二哥爱上潘金莲[原创]  

2006-05-13 02:14:13|  分类: 山水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二哥爱上潘金莲[原创]

/烟斗

武二哥,又叫武松,梁山好汉之一,经日月先生考证:他的确终生未娶妻。武松之所以终生不娶妻,并非其相貌丑陋,也不是天生性无能。而是与他的两次爱情经历有很大的关系。武松这两次爱情经历在《水浒传》中已经写得再清楚不过了。在武松心里,曾经有两个令他心动的女人,然而这两个女人后来都被他残酷地杀了,一个是他的亲嫂嫂潘金莲,另一个是让他对女人彻底冷心的歌女玉兰。

称潘金莲是武二哥的初恋情人,以许很多人并不认可,但这确是实实在在的事情,对于这件事,施耐庵在《水浒传》中描写得非常细致。但由于作者写作时有意使用了烟雾弹,使得很多人误会,但他却骗不了我。这里,岂让我慢慢道来。

武二哥第一次见到嫂嫂时,并对这年轻姣美而又楚楚动人的妇人产生了好感。对此,施先生写道:

那妇人叉手向前道:叔叔万福。武松道:嫂嫂请坐。武松当下纳头便拜。那妇人向前扶住武松,道:叔叔,折杀奴家!武松道:嫂嫂受礼。

二哥从小没了父母,全靠武大哥养大,如今见大哥娶了一个女人,心里自然高兴。俗话说,长哥当父,长嫂当母,二哥先叫大嫂坐着,然后行礼,足见他是一个很重感情的君子,非鲁达、李逵之类的卤莽汉。但是,如果站在施耐庵的立场上去看,又会怎样呢?先生有意将老大写得那样又矮又丑,其用心不明而喻。如果武二哥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就会这样想:大哥是什么角色我又不是不知道,怎么配得上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呢,这不是明摆着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吗?大嫂这样的人嫁给我老二一个堂堂打虎英雄,倒还差不多。施先生没有这样写,但武二哥确实是这样想的。请看下面:

那妇人看着武大,道:我陪侍着叔叔坐地。你去安排些酒食来管待叔叔。武大应道:最好。二哥,你且坐一坐,我便来也。

如果武二哥真的是尊敬他的大哥,自然不会让大哥一个人去安排饭食,而自己却留下来陪这个刚认识的大嫂,显然他心中有鬼。而这个潘金莲也是,在小叔子面前动不动就支男人去做事,一点也不给武大的面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很简单,一是这个大嫂已经看清了这个小叔子的心事。而武大呢?自然是自己知趣,心甘情愿地把老婆让给弟弟。他应该明白,潘金莲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管不了总会有别人来替你管的,但老二是自己的亲兄弟,交给他,总比交给别人的要好。

于是,接下来并是武二哥与大嫂的卿卿我我了,这两人在一起谈得十分投缘,施先生用了大量的笔墨描写了他们的谈话。这里略举一二。

那妇人脸上堆下笑来问武松道:叔叔,来这里几日了?武松答道:到此间十数日了。妇人道:叔叔,在那里安歇?武松道:胡乱权在县衙里安歇。那妇人道:叔叔,恁地时却不便当。武松道:独自一身,容易料理。早晚自有土兵服侍。妇人道:那等人服侍叔叔,怎地顾管得到。何不搬来一家里住?早晚要些汤水吃时,奴家亲自安排与叔叔吃,不强似这夥臜人?叔叔便吃口清汤也放心得下。武松道:深谢嫂嫂。

那妇人道:莫不别处有婶婶。可取来厮会也好。武松道:武二并不曾婚娶。妇人又问道:叔叔,青春多少?武松道:武二二十五岁。

嫂弟二人一问一答,亲热无比。大嫂叫他搬来一起住,二哥听后是心里窃喜,但又不好马上回答,必竟心里有所顾虑,还有自己的哥哥没有开口啊。至于大嫂问他是否有中意的女人,哈哈,想想看,武二哥该怎样答呢?不好回答并说自己不曾婚娶。我想,他就是有女人,也会说这句。

接下来,并是与哥嫂一起吃饭:

武大叫妇人坐了主位,武松对席,武大打横。三个人坐下,武大筛酒在各人面前。那妇人拿起酒来,道:叔叔,休怪没甚管待,请酒一杯。武松道:感谢嫂嫂。休这般说。

这个坐位安排得就有点怪,竟然叫潘金莲去坐主位,在封建社会里,女人是不能上席的。而嫂弟两人互相敬酒,你来我往,而老大真的是看不见吗?不可能,他是在装傻:你们谈你们的吧,我只管喝自己的酒便是。施先生写到:

武大直顾上下筛酒烫酒,那里来管别事,那妇人笑容可掬,满口儿道:叔叔,怎地鱼和肉也不吃一块儿?拣好的递将过来。武松是个直性的汉子,只把做亲嫂嫂相待。谁知那妇人是个使女出身,惯会小意儿。武大又是个善弱的人,那里会管待人。那妇人吃了几杯酒,一双眼只看着武松的身上。武松吃他看不过,只低了头不恁麽理会。

当大嫂两眼直盯着自己时,武二哥不会不明白这表示的是什么意事,于是只低头不恁么理会。是真的不那么理会吗?哈哈,撒慌,他在想自己怎样才能与大嫂在一起。你们岂看下文:

日吃了十数杯酒,武松便起身。武大道:二哥,再吃几杯了去。武松道:只好恁地,却又来望哥哥。都送下楼来。那妇人道:叔叔,是必搬来家里住;若是叔叔不搬来时,教我两口儿也吃别人笑话。亲兄弟难比别人。大哥,你便打点一间房请叔叔来家里过活,休教邻舍街坊道个不是。武大道:大嫂说得是。二哥,你便搬来,也教我争口气。武松道:既是哥哥嫂嫂恁地说时,今晚有些行李便取了来。那妇人道:叔叔,是必记心,奴这里专望。

你来我往吃了十数杯酒,只等大哥说一句话,但这个愣头青去一直不发话。于是武二哥只好起身要走了,于是大嫂又补了一句:叔叔,你还是搬来一起住吧。哈哈,这个愣大哥终于开口了:大嫂说得是。二哥,你便搬来,也教我争口气。可以说是正中二哥的下怀,于是当即答应今晚就搬行业过来,其心里也是急不可待了。你们听听大嫂的那句话:叔叔,是必记心,奴这里专望。专望什么?自然是等着与你武二哥一同寻欢啊,想来武二哥绝不是傻子。

以后的情况自不用说,潘金莲是百般的殷勤,而武二哥呢?自然是自得其乐。从下面这些描写可以证明:

过了数日,武松取出一匹彩色段子与嫂嫂做衣裳。那妇人笑嘻嘻道:叔叔,如何使得。——既然叔叔把与奴家,不敢推辞,只得接了。

武松自此只在哥哥家里宿歇。武大依前上街挑卖炊饼。武松每日自去县里画卯,承应差使。不论归迟归早,那妇人顿羹顿饭,欢天喜地,服侍武松,武松倒过意不去。那妇人常把些言语来撩拨他,武松是个硬心直汉,却不见怪。

武二哥真的是见怪不怪了,要不然,面对大嫂的百般挑逗还能安心地住下来个多月,并且亲亲热热地喝酒,全不把那个大哥放在心上。

那妇人独自一个冷冷清清立在帘儿下等着,只见武松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那妇人揭起帘子,陪着笑脸迎接道:叔叔,寒冷?武松道:感谢嫂嫂忧念。入得门来,便把毡笠儿除将下来。那妇人双手去接。武松道:不劳嫂嫂生受。自把雪来拂了,挂在壁上;解了腰里缠带,脱了身上鹦哥纻丝衲袄,入房里搭了。

那妇人道:恁地;叔叔,向火。武松道:好。便脱了油靴,换了一双袜子,穿了暖鞋;掇个杌子自近火边坐地。那妇人把前门上了拴,后门也关了,却搬些按酒果品菜蔬入武松房里来,摆在桌子上。

武松问道:哥哥那里去未归?妇人道:你哥哥每日自出去做买卖,我和叔叔自饮三杯。武松道:一发等哥哥家来吃。妇人道:那里等得他来!等他不得!

说犹未了,早暖了一注子酒来。武松道:嫂嫂坐地,等武二去烫酒正当。妇人道:叔叔,你自便。那妇人也掇个杌子近火边坐了。火头边桌儿上摆着杯盘。那妇人拿盏酒,擎在手里,看着武松道:叔叔,满饮此杯。武松接过手来,一饮而尽。那妇人又筛一杯酒来,说道:天色寒冷,叔叔,饮个成双杯儿。武松道:嫂嫂自便。接来又一饮而尽。

武松却筛一杯酒递与那妇人吃。妇人接过酒来吃了,却拿注子再斟酒来,放在武松面前。那妇人将酥胸微露,云鬟亸,脸上堆着笑容,连筛了三四杯酒饮了。

那妇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动春心,那里按纳得住,只管把闲话来说。武松也知了四五分,自家只把头来低了。

武二哥与哥嫂住在一起,而大哥又总是那样早出晚归,老大就算不说出来,左邻右舍那有不知道的道理呢?这武二哥自然也是一个理智的人。他虽然深爱潘金莲,但她却是自己的亲大嫂,是不可能和自己结婚的。就算大哥心甘情愿地将大嫂让给自己,但难免会给别人留下话柄。三十六策,走为上计,武松选泽了暂时离开,于是他就这样走了。他其实心里极不情愿的,所以才有他后来的回家。

但他这一去,新的问题就出来了,他这一走,不但潘金莲误会了他,就连武大已受到牵连,经常受到老婆的埋怨。更没有想到的是,另一个男人西门庆闯了进来,这家伙与王婆勾结,让潘进了他们的圈套。可怜的武大受尽委屈,后被活活毒死。

武二哥知道了真像后,这还了得,你西门庆是那路人,连我武二哥的女人都敢动。你潘金莲太让我失望了,既然是我武二哥的人了,还不满足,趁我不在时,竟然去偷别的汉子,我大哥你不喜欢我不怪你,但你不该伙同别人把他毒死,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放啊。而这个潘金莲呢,却是振振有词:如果你当初不负心离开我,如果你能答应与我在一起的要求,我会做傻事吗,如今事已至此,你就杀了我吧。于是武二哥心一横,便将她杀掉了,这可算是武二哥第一次杀人了。常言道,爱得越深,也就恨得越深。虽然潘金莲是心甘情愿地死在武二哥的刀下的,但武松杀人却是从未有过的凶残。你看施先生这样写道:

那妇人见势不好,却待要叫,被武松脑揪倒来,两只脚踏住他两只胳膊,扯开胸脯衣裳。说时迟,那时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衔着刀,双手去挖开胸脯,抠出心肝五脏,供养在灵前;胳察一刀便割下那妇人头来,血流满地。

也许,读到这里,我们可能感到的不是痛快,而是伤感。作者有意这样写,相信是自有他的道理。

  评论这张
 
阅读(4022)|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