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日月装进烟斗

新年来了,你的光临将注定你今后长期幸福,万事如意!!

 
 
 

日志

 
 

岁月,在袅袅的炊烟里散步  

2008-12-06 17:23:48|  分类: 漫步田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在袅袅的炊烟里散步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把日月装进烟斗

岁月,在袅袅的炊烟里散步

 文/把日月装进烟斗

人的一生,证明着一个恒古不变的公式——生-老-病-殁。不论是长寿短殇,生命的流程,都是在日月的轮流中,不断地食着人间的烟火成长和消失。于是,我明白,岁月,在袅袅的炊烟里散步。

一个生灵在宇宙里形成并诞生,当最初接触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时,世界也开始了它的绚丽多姿。其实美丽的色彩和万籁之声不是只有我才能看到听到,只不过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和听法罢了。人的眼耳可有可无,但色彩和声音却永远存在。

当手与脚在脑海中定形变开始了它们的分工,世界停止了它原有的古怪与精灵,树枝不再变成飞鸟,腐草不再变成虫鸣。群山相依,和善可亲,有父亲的伟岸,也有母亲的慈祥。

我出生在农村,父母亲都是农民,忠厚老实是他们的天性。父亲口里总离不开那竿烟斗,每当休息的时候,裹上一锅烟独自享用。母亲一边不停地忙着干家活,不时会埋怨着父亲抽烟。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年,他们从青年、中年到老年,日子在漫长的岁月里渡过。

我五岁那年,老天却要折磨我。身上、腿上出奇的痛,双腿不能站立。在农村的医院肯定治不了,一位医生对父母说:“你们已经有了几个孩子了,这个孩子,唉,可能……”

家乡有一个说法,就是子女多必有一个长不大,或者就是残疾。父母生了我们兄弟六个,在别人看来这不正是应了这句老话?父亲并非一个听天由命的人,于是背着我走上了县城之路。这条路一走就是几个月,那是一条崎岖不平的山路,足足要走两个多钟头,更何况父亲还要背着我。每上一个山头,父亲便停下来吸一锅烟,然后又背着我继续上路。

县城的医院也好不到哪里去,医生们看了直摇头:病情没有见过,可能要过几天才有结果,先住下再说吧。父亲说,那我过两天来吧,因为家境的贫困让我们不能住在城里,父亲背着我晚上回到了家。过了两天,父亲又背着我去了县城,结果还是没有改变,就这样,父亲一次又一次地,重演着相同的故事。

后来,父亲终于停止了他的徒劳。在父亲的床边摆满了一本本厚厚的医书,父亲每晚都要看到深夜,陪伴他的是他口里的烟斗。他为我推拿、打针、上山找草药。看到我痛苦时,父亲总是鼓励我:“坚强!”

是的,坚强,让我的病奇迹般地好了,坚强让我重新站了起来。

母亲是一个勤劳的农村妇女,她不仅生育养育了我,还让我知道人应该怎样长大。岁月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偷懒而停遛,在漫长的岁月里,母亲牵着我的手,在袅袅的炊烟里散步。

一天天,一年年,父母的头发变得白了。长年的劳作使母亲积劳成疾,因病痛折磨,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但她依然是那样的关爱、呵护着我们。2006年10月,母亲终于走完了她一生的历程,留下的只有那烙在儿女们心中永恒的记忆。

父亲依然守在农村的老家,嘴里含着烟斗。如今的我,总觉得是伏在父亲的背上,听着他吸烟的“叭嗒”声,走着那崎岖的山路。漫漫地,那袅袅的炊烟,在他的头上凝固。人生,不就是把日月装进烟斗?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