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日月装进烟斗

新年来了,你的光临将注定你今后长期幸福,万事如意!!

 
 
 

日志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2010-12-08 22:40:45|  分类: 山水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图文/张体珍

 

三壶瓶村,又记着三壶坪,陕户坪,位于淇滩镇钟南片区,自然景观秀丽,四面秀峦起伏,中间有一个宽敞的坝子,一条弯曲的小溪庆林沟穿行其间,犹如世外桃源。民国时期为沿河县隶属第一区黑水乡,解放后在此设三壶乡、钟南公社、钟南乡人民政府。1993年并入淇滩镇。

三壶瓶及其周边村寨是沿河籍老红军张振林、张献柏、黎朝友等的故乡。革命烈士有张春怀、张时杰、魏万民、彭忠相、彭忠润、魏万兵、张树生等,革命遗址主要有。沿河独立团团部旧址、沿河县第一区革命委员会旧址、三壶乡苏维埃政府旧址、彭家山游击大队部驻址、沿河独立团练兵遗址等。

 

张时高口述

我名叫张时高,土家族,今年97岁,甲寅年(1914年)五月初七生于沿河县钟南三壶村新场。1934年夏天,贺龙将军带兵来沿河,有一个排的红军到三壶坪,在青龙寺开群众大会,讲红军的纪律和任务,动员群众当红军,组织游击大队。有队伍在新场上排队操练。坝上张献柏、张秋元(春怀)、张振林、三毛等就是开会后跟着贺龙去的。彭家山彭德英和几个人常到黑虎寨张时越(张献海)家去,到底做什么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们是老亲戚,后来彭德英在坝上教书,就住在他家里。我只知道这些,张献政就晓得一点。

口述人:张时高(淇滩镇钟南三壶瓶村新场组村民,97岁)

笔录人:张珍龙

 

张献政口述

 我叫张献政,今年82岁,1929年生于沿河县淇滩镇钟南三壶坪新场,在淮海战役受伤,为三级一等伤残。1934年夏,贺龙将军的部队到我们三壶坪时,我才5岁,我只记得那些红军战士坐在路边或田坎上,在我家院坝站队,在青龙寺庙上开会等具体情况,我们三爷(张时高)才清楚,他也是亲自参加的。猫儿阡张时亮的兄弟张国荣(张时吉)就是跟着贺龙的队伍出去,至今没有有回来。

 口述人:张献政(淇滩镇三壶瓶村新场组村民,82岁)

记录人:张珍龙(淇滩镇钟南完小退休教师)

时间:2010年11月15日

 

张珍茂口述

张珍茂,土家族,现年80岁,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革命烈士张春怀之子。

我叫张珍茂,1930年生于沿河钟南三壶坪村黑虎寨今年八十有一。1934年,父同张献柏、张振林等人跟随贺龙将军走,当时我才三、四岁,在太懂事,是解放后才从张振林张哥、张献柏二伯口中知道,我父是在爬雪山时牺牲的。

1960年至1982年间族弟张珍龙陪其伯父张献柏在沿河和贵阳与张振林聚会,回忆老战友及同乡张时林、张时杰、张维金、张时润、彭启安、张树生、魏万明、魏万兵、张献洪、张纪念碑维秋、张春怀等。

张振林回忆说:张维秋太老实了,至今民政部门没有给一点照顾,不知受伤后经历了多少磨难……当年给贺炳炎端开水罐子时够神气的,屁股上盒子炮一甩一甩的,我们应该把他证明一下,他是负伤后回来的。秋圆(张春怀)死得太可惜了,他爬雪山时就是连长,有文化,要不我们三壶坪要出一个将军。彭德英大队长、彭宗海中队长等人的任命状就是钟炳然师长当着我们在你家(张珍龙家)签发的,张春怀,彭宗海、彭仕国都是中队长。我们走后贺炳炎团长才去组建区、乡苏维埃政府,并将各游击队组编成沿河独立团。张维秋是一区革命委员会的主席,张时润是副主席,张春怀兼书记,赤卫队长是张献洪,区革命委员会就设在黑虎寨熊家庄子(现张珍茂家)。

彭德英不知他后人如何,他在我们寨上仁寿的房子里教书,经常住在张献海家,经常有几个人来找他,不知道是做什么事。后来就不知道情况了。彭德英与黑虎寨的人是亲戚,据说有一个么儿叫彭泰宗。

口述人:张珍茂(淇滩镇钟南三壶瓶村黑虎村村民,81岁)

记录人:张珍龙

2010年6月11日

 

张献柏的回忆

 时间:一九八二年二月二十一日

地点:沿河县张老红军家里。

采访人:冉光泰、韩善利

记录整理:辛代俊

被采访人:张献柏,男。现年六十八岁,一九三四年参加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五六年回沿曾任沿河县人民银行付行长。现离职。

张献柏同志口述:

我家住沿河县钟南公社,红军来沿河我记待是古历四月初,是从务川到德江的泉口寺,然后到官舟,下黑水至的沿河,穿的是便服短打扮,和老百姓穿的—样当时谣风很大,伪县长在中堆号开大会讲:红匪要到沿河来,要派人到龚滩把口子,后来才听说红军由后坪塘坝到客田往务川德江去了。当时是杨畅时匪部驻沿河,先派人到棕子顶把口子,红军才从洞岭山一下来,他们就跑到河东去了。红军占领河西后,他们又从河东跑了。一枪没放,红军就占了沿河。当时我才二十来岁,那天赶场,我背李子下城来卖,看见红军对老百姓很好,买东西用大洋和烟土。没零钱找或补不起也算了,我从来没看见有这梓好的军队。有钱有势的刘二老、肖老太爷早跑了,四大名家,八大小家也跑了,只留下—些帮工探消息。

以前伪县长造谣说:共产党人如割草,妻子儿女命难逃,我回家后寨上的人问是不是这样,我说:红军一打团,二杀官,干我穷人屁相干。跟着红军走,又有吃来又有穿。保长叫我给他办事,我不去。我说我要跟红军走,他说:去不得,要倒霉。我说:我要去,这个队伍好,就在这时候,红军徐翰章到钟南三壶坪来发展红军,成立游击队,我就参加了。跟他们到了淇滩,水还没有烧开。杨畅时就从彭家渡口打过来了。我们和他打了三个小时,才把他们打跑。后来又到甘溪、毛田、谯家打游击,在淇滩、上坝、甘溪成立了苏维埃乡政府,委派了乡主席,淇滩、上坝还分了土地,但不敢种,怕地主回来报复。当时红军在白石溪成立了苏维埃省政府,有次敌人来抄,我们就和敌人打。班长给我一支枪,三发子弹。打第一枪没有打响,打第二枪打死了一个敌人,我就喊冲,这一下把敌人打败,缴了不少东西,这次我受到表扬。

冬月,王家烈派大批人马到了思南、德江,刘湘的人马到了彭水、酉阳、龚滩,湖南有人到了甘龙口、秀山,准备消灭红军,红军转移到了南腰界,这个时候已经和肖克他们六军团会合了,从那里就出湖南了,我记得是三四年四月初进沿河、冬月底出湖南。

我们钟南公社去了一大队,有几百人,到湖南后有的跑回来了,经常打火线,有的被打死了。还有一个张振林、现在贵阳冶金局当副局长,原来在贵钢工作过,我参加红军时,父亲到淇滩找我,不准我去,我硬要去,他没有法,我说把蒋介石和王家烈打倒了就回来。

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公安史资料征集小组

一九八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打印

 

桃子坪游击大队冉隆权等人的回忆

甲戌年五月底六月初,我们这里组织游击队,有燕阡头、石家山、下场坝、板场、甘家山、桃子坪、鲁家坡、干溪、大石头等寨的干人参加。桃子坪游击队(干溪黑塔子游游击大队)大队长开始是石美良、徐焕章二人,石参加不久就回家了,徐的历史不清,暗中与敌人勾结,在毛田坪被扣押后在军部杀了。扣押徐焕章时,就当众选冉隆权当大队长,冉启兴为副大队。

我们属沿河独立团。队伍在三壶坪集中的,共二百多人。编成七个中队,中队下设分队和班,我们的活动情况大致为:

在三壶坪集中后驻扎了十几天,国民党思渠区长田宗堂带人攻打我们,才开过淇滩、甘溪(住一夜),到谯家铺(扎了一段时间)奉令回淇滩打傅衡中部队。我们在谯家铺吃晚饭后,连夜赶到淇滩,尖兵都穿着长衣,扛着扁担,装成生意人,把敌人几处放的步哨消灭了。我们几路人马进街时,天已大亮,敌人还在睡觉。经过激战,敌人少数从船上渡河外,大部被子打死或跳乌江淹死,其余被俘,这次战斗我们缴获八十多条枪。接着就到水田坝、茶园头、毛田坪同黎司令的队伍又打一仗,黎败退猫獭坪,我们从小岩底回水田坝驻扎一段时间后,又经小岩底上谯家铺。

我们独立团选三十二个人到军部学习培训两个月。从谯家铺经白石溪去印江杉树坳打省军。地沙子坡,团长带二十几个人去袭击敌人,我们在山上守卜,带两个中队搜山,捉得三十几个敌人,获枪三十余之。后经白石溪到谯家。贺团长攻打印江板溪,我们扎在冉家坡。回瓦厂坝听说,省政府(老百姓称黔东特区省政府)被杨通选、黎刚等敌军偷袭,抢去了骡子等物。第二天,我们去追黎刚的部队到猫獭坪,黎刚退过乌江去了。我们又回毛田坪扎了两天,到淇滩,大龙坡伪区长田荣华带人来袭击我们,我们把他追到中界坝。当时大龙桥、晓景一带是我们的红军和游击队。

八月间,我们在铅厂、谯家一带,贺炳炎团长开会分配我们有四个游击大队从黑岩门下水田坝,贺团长由土岩门下,约定在水田坝集中,结果贺团长直接到淇滩上面沙子坡了,通知我们连夜赶到淇滩。淇滩、天宫井一带都是九师的人。第二天一早,九师从沙坨小河口弄来两只小木船,从沙坨强渡乌江成功。首先夺取敌人控制在河西的几只大木船,把队伍渡过河后,即分三路进攻,一路去钟岭山,一路直攻沿河城,一路从石板溪进沟包抄到黑水,在黑水坳上被我夹攻,敌人死伤很多。第二天,贺团长升为师长,在淇滩的河坝开会。在淇滩扎了两天,开过河,在钟南找彭代英(彭家山人)、肖启之(火炭溪人)、陈长吉(院子人)等(他们都是队长)。贺团长本说一二天就到官舟集中,结果川军进来,只有彭代英的大队过了河,冉隆权和其他的人都过不了河。

我们住汪家水田坝两天后,上谯家铺与省军打了一仗。因敌人太多(探子说从谯家到印江两天路上都是敌人)我们退过俞家岩,在简子坝集合。参谋长讲,我们红军多,六军团也来了,接着经岩柯坝到木黄、锅厂。六军团真的来了。军长、师长、参谋长去接。当天开回木黄驻扎。第二天向南腰界开进,在南腰界休息一场,开了大会,编了队伍,有的编入六军团,有的仍在二军团。此后,就经蚂蝗井、酉阳出湖南了。

桃子坪游击大队是第七大队,沿河独立团共十三个游击大队。

 

沿河六区新华乡(现属官舟镇)桃子坪游击大队长冉隆权等人回忆。

沿河党史研究室1984年征集。原文载于《红军在黔东》、《红三军在沿河》。

 

红三军进驻三壶坪

张献初

我家住在淇滩镇三壶坪村南丫田,民国时期属黑水乡十二村九甲。在旧社会里,好田好土都被地主、富农所占有,穷苦百姓耕种山坡和石旯旮地,老是不得温饱,要是遇到灾荒年景,就得逃荒讨米或忍受“驴打滚”高利剥削。我老家多数是穷人,祖祖辈辈都盼望救星下凡,把受苦受难的人们从饥寒交迫中拯救出来,过上自由美满的生活。

人民救星

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以下简称红三军)在军长贺龙、政委关向应率领下,遵照湘鄂西中央分局大村会议精神,向贵州沿河毗邻县酉阳、秀山一带发展。1934年5月14日,红三军越过川黔边界的鸡公岭、凉风丫,由彭水的朗溪西渡乌江进入沿河县的塘坝区金竹乡;5月31日攻占沿河县城西岸,6月1日东渡乌江占领全城。汶一消息.如“于无深处听惊雷”震撼了沉睡的山城,传遍了县境的四面八方。红军进沿河后,在淇滩场上,红军散发《中国工农红军的任务和纪律》的传单,宣传中国工农红军是工人和农民的军队,是人民的子弟兵,红军的任务是推翻帝国主义、国民党政权,为了土地归农民而战斗,红军完全维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打富济贫”、“打土豪、分田地”,“共产党是人民的大救星”等革命道理。红三军第九师师长钟炳然带领人马于7月的一天在淇滩学校开大会,成立第四区政府,区主席是蔡永寿,副主席杨必昌,书记崔照吉,政委胡宏升,红军代表李登月,区政府设在淇滩场上。区政府成立后又成立了乡政府,乡主席是肖仕富,自卫队长王万林,书记崔吉林,乡政府设在甘溪。红军在淇滩和杨畅时打了三次仗,打得杨畅时匪部鸡飞狗跳,仓皇逃遁。三壶坪的群众争相传诵红军是干人的大救星,盼望红军早日开进三壶坪,解救在水深火热中的贫苦老百姓。眼看一天天过去了,没有动静,河对门热火朝天干得欢,河这边冷冷清清光眼看,人们着急了,选派代表去淇滩场上找到红军第四区政府的同志,要求红军快点开进三壶坪。

8月的一天,红三军派郭魁排长带领30余名战士的一个排,从淇滩渡乌江进驻三壶坪。一部分红军战士驻扎在我家的堂屋里,当时我还没满4岁,除了郭排长和几个红军战土的容貌在脑海里有点点印象外,其余都没印象了。红三军离开沿河以后,父母亲常常向我们兄弟姐妹讲述红军住在我家的情况以及红军和干人亲如一家的事迹,并再三嘱咐我们要牢记在心。

打富济贫

郭排长和战士们进入三壶坪后,挨家挨户访贫问苦,谈笑风生,和蔼可亲。排长和战士穿吃一样,从不特殊,经常和群众打成一片。战士纪律严明,对群众的一针一线从不乱拿,借了东西负责归还,深受群众拥护和爱戴。时逢秋粮尚未成熟,干人家里本来就没有存粮,很多人早已无米下锅,郭排长眼见群众吃野菜充饥的惨景,唉声叹气,焦急不安。不几天,郭排长侦察到水银洞一个姓张的财主,既吝啬又狠心,囤粮满仓,只卖不借,怕干人还不起。郭排长按照党的政策,和一些苦大仇深的群众商量,群众一致拥护打富济贫的主张,召开诉苦_-大会斗争财主。群众纷纷在大会上诉说:这些年,三壶坪的前村后寨,被狼心狗肺的财主们弄得四邻不安,早晚出门都提心吊胆,官家不管,干人惹不起。这回红军带来了党的政策,替干人作主,打富济贫,大家从心坎上喜欢。开过诉苦大会,干人们将财主押出会场后,选出代表成立分粮小组,没收财主70多担稻谷和玉米,以户为单位,按人口多少,困难大小,划出等级分粮。有分得2升、5升的,也有分得1斗的。个别人胆小不敢要,怕过后“呕不出来”,经郭排长耐心说服教育,才把粮食背回家中。在分粮时,群众都提出:“红军为干人们打天下也要吃饭,应该把他们多留一点”,郭排长说:“老乡们,地主老财无天良,他们的粮食都是穷人种的,吃自己种的粮食天经地义;红军是干人队伍,不能特殊多留,只要大家不忘共产党,跟共产党干革命,今后还要分田分土给大家,那时人人都好过日子啦。”还讲了许多革命道理,句句都讲到了群众的心,坎上。这时有个人站起来振臂高呼:“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虽然是第一次,大家也跟着高呼,顿时“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的欢呼声响彻整个村寨。

分了粮食后,郭排长和战士们照样每天走家串户,宣传革命道理,又派出8名战士带领群众分别到钟岭山、彭家山、小界山、黑塔子等处斗争地主老财、打富济贫。红军将胜利果实,逐户送上门去。当时有个叫张献廷的干人,编了一首歌谣:“红军打天下,干人再不怕,紧跟共产党,胜过亲爹娘。”这首歌谣很快在群众中传开了。

发动群众

为了组织群众投人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郭排长和战士们废寝忘食、日夜操劳,常常同张维池、张献臣、张振林、张献柏、张春怀、张时良、张献芳、张智诚、张子清、张献田、张树干(我父亲)等10多人接触,有时开会,有时秘密交谈,随后逐步建立起雇农工会、贫农团、农民协会、妇女会、儿童团、姊妹团等革命群众组织。群众发动起来了,彭家山成立了游击大队,三壶坪是游击中队,张春怀任中队长,有队员50余人。当时还将红三军编印的《乡苏维埃》小册子,发给各个村寨学习。这个小册子,对乡苏维埃政权的性质、组织形式等方面作了通俗而详细的说明,是乡苏维埃的纲领,也是向群众宣传解释的材料。革命势力迅速发展壮大,游击队员们公开亮出了旗帜,扛着大刀、梭标,而那些欺压人民的魔鬼阎王惶惶不可终日。在广泛发动群众的基础上,在形势大好的有利条件下,宣传工作逐步深人,那时家家门前板壁上写上:“红军是工人、农民的队伍”、“打倒国民党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穷人不还富人钱”、“红军不拉夫、白军才拉夫”、“共产党万岁”、“打土豪分田地”、“共产党是人民的大救星”等标语。“共产党万岁”这条标语写在我老家房子的板壁上,至今依稀可辨。侦察敌情、军事训练也开展得非常活跃。

终身难忘

1934年10月,正当革命烈火在三壶坪越烧越旺的时候,红三军在沿河这块新建的黔东特区革命根据地迎接了从湘赣苏区作战转移来到沿河的红六军团,接着,奉上级命令,两个军团离开沿河向酉阳、秀山挺进。消息传开,群众团团围住郭排长和战士们,军民眼泪汪汪,惜别难舍,干人们千言万语,郭排长和战士们抑制沉币的依恋心情.整装出发,离开了三壶坪。张春怀等十几个游击队员参加了红军,告别了家乡,随郭排长一道去开辟新的根据地,加入二万五千里长征。张春怀不幸于1935年在长征途中牺牲,时任中国工农红军二方面军五师十五团排长;张振林老红军转业到贵州省冶金局任局长,于1989年病故;老红军张献柏已作古。

我记忆犹新的是:郭排长临走前,送给我家一个金边青龙花碗和一双牙骨筷子,他说:“我们就要和你们分别了,你们以后看到或用这碗和筷子时,就会想起共产党,想起工农红军。”又抱起我说:“你长大后一定要当红军”!这两件情意深长的珍贵礼物,我家除逢年过节取出来盛饭盛菜祭祀祖宗,以示不忘共产党和工农红军外,其余时间皆舍不得用,好好的珍藏着。1944年万恶的保长张献万带50多个保丁张牙舞爪到我家抓父亲去当兵,没有抓到人就抄家,把郭排长送给我家的珍贵礼物抢走了。想起这事,我们心中对恶贯满盈的官僚恶霸无比仇恨,深切怀念与干人血肉相连、心心相印的郭排长和红军战士。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烟斗奇侠传

三壶瓶村新场组沿河独立团练兵遗址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烟斗奇侠传

三壶瓶村老寨上衙门张振林老红军故居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烟斗奇侠传

三壶瓶老寨下衙门石朝门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烟斗奇侠传

三壶瓶青龙寺乡苏维埃政府遗址所在地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烟斗奇侠传

沿河县第一区革命委员会旧址——熊家庄子,现为张珍茂住房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烟斗奇侠传
张春怀烈士证明书,现为张春怀之子张珍茂收藏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烟斗奇侠传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烟斗奇侠传
 
三壶瓶革命遗址调查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烟斗奇侠传
  
战友重逢
  评论这张
 
阅读(90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