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日月装进烟斗

新年来了,你的光临将注定你今后长期幸福,万事如意!!

 
 
 

日志

 
 

清代武举张凤才  

2016-08-08 17:11:19|  分类: 历史勾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代武举张凤才

 张体珍 

三壶瓶,是沿河县西南面的小坝子,现属沿河县淇滩镇,历史上属思南府沿河司。三壶瓶地名的来历,相传为张氏与黎氏结盟,互赠礼品,张氏送给黎氏三只金壶,黎氏送给张氏七把宝剑,从此人们把张氏居住的地方叫“三壶瓶”,而把黎氏居住的地方叫“小剑山”(小界山)。

虽说是小地名,却历史悠久。张氏祖先自南宋初迁到沿河,元代就已在这里刀耕火钟,沿河祐溪长官司第一任长官张文龙及其弟张文豹之墓即在离三壶瓶村不远的茶潭子。之后,张氏子孙历经明清两代繁衍生息,除了遍布三壶瓶外,还有周边及毗邻乡镇的各个村子。自从张文龙当上长官司后,三壶瓶主要居住的是张文豹的后裔。随着年代一长,张姓人家人口增多,三壶瓶张姓居住地由七个自然寨组成,这仿佛验证了天上的北斗七星,直乃天上人间是也。

清代武举张凤才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把日月装进烟斗

 三壶瓶风光

虽说五百年前是一家,但平时的口色之争却是难免。一位外来的阴阳先生看了三壶瓶的风水说:“老寨是龙,黑虎寨是虎,龙出文官,虎出武官,最终文官要压过武官。”

三壶瓶虽属沿河司土司管辖地,但在地方也有一些势力,严然一级政府。也因此,人们管三壶瓶老寨古巷子的左边两个封火统子为“张衙门”。

张衙门的张员外家大业大,人齐马壮,奴仆众多。他家是怎样富起来的呢?说法很多,一说某年,有一群金鸡娃从玄黄顶的一个古生机(古墓)里飞到他家变成了金子,于是他家的钱便吃不完用不完了。还有说是在甘溪赌场上赌来的,据说张文灿(秀才)能辨别骰子的声音,所以每赌必赢。一天,张文灿正在家中休息,突然一奴仆气喘吁吁赶回家中,报说大少爷张凤羽在甘溪场把钱输光了。张文灿一听,不容分说,骑上大马就赶往甘溪场。到了赌场后,庄家问赌多少银两,他指了一下旁边的石磨说,它有多重我就赌多少,就这样,庄家把钱全部输给他了。当然,张员外家里本来就有钱,赌钱只不过是爱好。

清代武举张凤才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把日月装进烟斗

 

清代武举张凤才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把日月装进烟斗

 张衙门今貌

张衙门经过张文灿、张凤羽(举人)两代人精造,外墙用石料砌成,高大而雄伟精致,中顶部是米砖和雪白的石灰粉湖,有精细的鸟语花香图案,内有两层正房和两边左右的厢房,中间是100多平方米的天井石院坝,两幢石朝门而进击,为了省人力,所用的石料全部都是水牛拖石,几年中就拖死了好几个水牛。

清朝中叶,三壶瓶老寨先后出了两名文举人,除了张凤羽外,还有一位叫张化行在石阡府当过大官。而在三壶瓶西面的另一个寨子黑虎寨却出了一个名叫张凤才的武举。

说起张凤才,武功非常了得,一块几百斤重的石磨在他手里就像一个草凳,他能轻松地抛起来又接住。那一年在省城乡试,他由于武功高强,轻易地就中了,主考官对他非常器重,叫他回家等待消息。

三壶瓶周围的场镇除了沿河县城外,还有官舟、淇滩等,这些场镇上的人没有哪个不晓得张凤才的,见到他就如同见到了老虎,张凤才指定要买的东西,没有谁敢再要。

一天,张凤才去赶官舟,到牛市场一看,发现一头牛膘肥肉厚,于是对卖主说,“这头牛我要了。”

张凤才说完就离开了。卖主无奈,只好在哪里等凤才回来,眼看场也散,人也走完,还不见张凤才回来。卖主卖也不是,走也不是,心里万分焦急。

这时来了两个人,原来是张维贺、张维启兄弟,他们看见这么好的牛怎么没有卖走,于是好奇,上前了解情况,卖主向他俩一五一十地说了。两人一听,不以为然,说:“别人不敢买,难道我兄弟俩也不敢买?”于是要把牛买下。卖主劝他们还是不要惹事为好,兄弟俩不听,硬要把牛买下,卖主无奈只要把牛卖给了他们。

贺、启兄弟刚走,张凤才就来了,一见自己选好的牛不见了,非常生气,尽然有人如此大胆,我选定的东西也敢动。当他得知是维贺、维启兄弟把牛买走后,心中大怒,于是快马加鞭前去追赶,到深沟子终于追上了贺、启兄弟。一顿拳脚,贺、启兄弟哪是对手,被张凤才治服,便将二人的辫子绑在一起吊在树上。

贺、启兄弟受到如此大辱,把张凤才恨得咬牙切齿,回到家后磨刀霍霍。

亲戚黎茂能知道后,笑道:“就凭你们的能力就想报仇雪恨,难啊,还是不要去送死为好。”

兄弟俩听后,说:“那这个仇就不报了?”

黎茂能说:“仇当然得报,但得想一个计策才行。”

兄弟俩于是又向他讨教计策。

黎茂能对他们说:“张凤才自恃武功高强,不把别人看在眼里,自然会有人收拾他,如今能与他拼硬火的,只要老寨张衙门一家,你们只需如此如此就行了。”

贺、启兄弟一听大喜,决定依计而行。

且说张衙门张员外一家,听说张凤才中了武举,不可一世,本已心生不满。听说张凤才看中了张衙门的老宅,已存占有之心,并说如果他来坐镇衙门,衙门内的女眷、丫鬟都由他挑选,想要娶几门就娶几门。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张衙门是祖上传下来的基业,自古就是能者居之,如今张凤才也是武举,独霸一方为所欲为不是没有可能。

张员外的祖上虽说出过秀才、举人,家规国法还是略懂一些,但生在蛮夷之地,很多事情还得靠人齐马壮。随着谣言散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张员外一家上下男女老少有点沉不住气了。看来非给张凤才一点教训不可。

虽说张员外争强好胜,手下又有平常自称武功高强的众多打手,但真要与张武举硬拼武功,打手们无不战战兢兢。张员外于是问他们:“你们只晓得张凤才考中了武举,知道他是怎么中举的吗?”

打手们说:“他将考试用的大石礅抱过胸了,而其他人抱都抱不动。于是就中举了。”

张员外笑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张凤才其实只是把石礅抱松了,外面的人听错了,把抱松听成了抱到胸,于是就开炮说中举了。”

话虽这样说,但谁又真敢去与张武举较量?那不是送死才怪。

张员外晓得利害性,要动张凤才,不动则已,要动就得往死里整,否则后患无穷。他家有的是钱,哪有用钱摆不平的事?于是他暗地里从黑水阎家山重金聘请了弓弩手,一群只认钱的杀人魔王,暗藏在峰背头一带的森林中,那里是去淇滩的必经之地,守株待兔,一守就是半年。

话说这个张凤才,平时自恃惯了,不知道就要大祸临头。他平时罪了人多,人们就算知道有人要置他于死地,也不会提醒他要注意安全。

一天,张凤才母亲早上起来蒸馒头,好让儿子吃了去赶淇滩。馒头应该蒸好了,揭开锅盖一看,顿时脸色一变。原来她发现有半边粑箦的馒头颜色是红的,而另一半边的馒头是生的。

张凤才母亲对儿子说:“儿啊,我昨晚做了一个噩梦,你的脸上满是鲜血,今早上蒸馒头又有一半边是红的,看来今天出门不吉,你还是不要去淇滩了。”

张凤才不以为然,说:“我还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是啷个写的,有谁敢把我咋样?”

张凤才来到马棚,那马儿不肯走,张凤才抽它两鞭后上了路。到了新农场,只见两边树林阴森森的。这时他的马又停了下来,双脚跪地。张凤才艺高人胆大,他把马踹了两脚后继续往前走。

“嗖嗖嗖”,突然从两边森林里射来无数乱箭,张凤才这时才明白中了埋伏,他手拿宝剑拼命抵挡。只见两山黑压压杀出两批人马。

张凤才身负重伤,无心恋战,眼前最要紧的是逃命,他只要跑到高確寨,那里就有他的人了,日后再找这帮人算账不迟。于是他将身上的铜钱尽数往外撒去。

杀手们见钱眼开,纷纷去抢铜钱。张凤才趁机打马往马袍溪方向跑。

杀手头目一见不好,他大声喊到:“杀死张凤才我加倍重赏,如果张凤才跑了,你们个个都不得活。”

杀手们如梦惊醒,知道如果不及时把张凤才杀死,等他秋后算账,不死才怪,于是不再去抢地上的铜钱,纷纷拿起铁叉冲向张凤才。经过一路冲杀,从新农场杀到洞子溪、核桃弯、青林坡、马袍溪,终因寡不敌众,最终被杀。可叹张凤才纵有一身好武功,未能报效国家驰骋沙场,却死在家乡人之手。

张凤才被杀后,他的头被长期挂在老寨一棵青冈树上,把树顶都吊弯了。这棵青冈树一直保留到20世纪80年代,因树下的泥土常被人们采去做药,使树根基部被掏空,根须大量裸露,最后终于倒掉。

张凤才死后不久,就有报录的人从省城赶到沿河向张凤才家中报喜。刚走到沿河司城,就听说张凤才已被故乡人仇杀,失望而返。之后,朝廷震怒,由思南府出面调查此事,张员外家吃了官司,花了大量银钱方才了事。从此张衙门渐渐衰落,又过了数年,张员外一家已无力供养大批奴仆、丫鬟,于是全部遣散。

又过了很多年,张凤才的侄子张相离去河南学艺归来,准备为伯父报仇。时有秀才张时安,他听说张相离要报仇后,于是找上门来,说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不能让前代的悲剧重演”等等,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解,张相离才放弃了报仇的打算。民国时期,两个家族已由过去的王谢庭院变成了平民。张相离一家弃武从医,成了当地著名的断筋接骨医生。1934年红军来到三壶瓶时,双方都有子弟参加红军,在对敌战斗中成为亲密战友。

百多了过去了,张凤才的事迹在史书上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却在人们的口头中一直流传。如今,双方的后裔已不再提起当年的仇恨。张员外一家的奴仆、丫鬟虽然已自力更生繁衍生息,但在解放前依然备受歧视,直到解放后。1993年,张氏家族在修编《张氏族谱》时,编者根据墓碑记载及民间口头流传,将张凤才名下加注:“清代武举”。

 (本文根据淇滩镇三壶瓶村民间口头传说整理)

 清代武举张凤才 - 把日月装进烟斗 - 把日月装进烟斗
洞子溪: 当年流血地,如今新农场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